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未分类 > 正文

跟出租车司机聊聊天

2012年09月09日 未分类 ⁄ 共 2434字 ⁄ 字号 评论关闭

不论在世界何处,在大城市里行走的时候跟出租车司机聊天都是有趣的事情。他们背景五花八门,终日开车穿行在城市里,见惯人情世故。他们不仅比政府官员和校园书生更清楚一个城市里每天在发生着什么,而且往往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生活故事和观点,说话也比报纸新闻更直接。虽然视野和见识有局限(嗯,这点大概不适用于中国北方、尤其是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们,他们谈起宏观问题来,个个都有正智局萎员的水准,仿佛刚从那个海开完会出来),但所谓知政失者在草野,跟他们聊聊可以看看城市里较为“底层”的人对社会政治经济是怎么看的。

记得在Taiwan台中看本地人反对某人来访的情况,为了安全也为了探探口风,故意装成香港人跟两个出租车司机对话。进去会场的时候那个司机一听我是“香港人”,马上反复跟我说香港不行了啊,被大陆同化啊,GCD不是好东西啊,所以你看我们TW人就要Protest啊,你是不是很理解啊,我只能说是是是嗯嗯嗯。看完了再搭另一部车出来,司机的观点截然不同:香港多好,跟大陆那么多经济往来,好处多大,你们生活多好,Taiwan都落后了,还闹什么正智啊,赶紧Tong一回去就好了啦,听得我掩嘴偷笑。后来我遇到过听到我是大陆来的,大笑说啊你祖国大陆来的,把我吓一跳,一问之下,原来他老家陕西,祖上两代都是ROC军军官出身;也遇到过一路上自顾自地听地下电台的司机,电台里面一个声音不停地说Taiwan人为什么这么不爱自己人,投票给外省来的KMT是造孽;还还遇到过说自己两个孩子,如果有条件的话大学时候一个送到大陆去,另一个留Taiwan,两边布局,这眼光让我佩服。到现在我都觉得,大陆人如果想知道普通Taiwan人对政治经济社会问题的看法,跟出租车司机聊聊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够家常、不突兀,一路上气氛容易调和,还能套到很多信息,多好。

来到美国这个移民国家,遇到不少在底层打拼、开出租车为生的移民(不论合法非法)。印象中,费城的出租车主要是南亚裔人把持,洛杉矶的拉美裔司机很多,芝加哥则是大半为非洲黑人、有时会遇上中东人,唯一一次遇到欧洲白人司机反而是在人种最杂的三藩市。跟移民司机谈话,最有趣的是他们不仅会聊很多本地话题,而且会把自己作为“外人”的故事和看法和盘托出,只要能听得懂他们不太纯熟的英语,信息更加丰富,同是Alien(外国人)对他们的打拼也更加感同身受。遇到移民司机,往往又是夜晚搭车,谈得投机的话我总会多给5%的小费,也算是多给一点润喉费。

昨天到今天在芝加哥遇到两个很有意思的出租车司机。昨天的那位黑人司机,祖籍居然是索马里,来投靠叔叔的。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说是,我学国际关系的,问他索马里的海盗问题,他笑着说就料到你会这么问。说索马里北方还算可以,南方就是海盗基地。有组织的专业海盗确实有不少,也有很多人是农忙了种点田打打鱼,一闲下来就开着渔船快艇跟着大海盗团出海去,或者随便游荡一下,看能不能顺手捞一笔。这位索马里司机还说了一个我先前没听过的情况:索马里现在基本是无政府状态,只有地方上一些伊斯兰团体在维持秩序,什么领海领空自然没人管。有些跨国公司在北非、阿拉伯和东非那边开的工厂在当地没法处理污染环境的废料,就会雇些船装上,偷偷开到索马里海域去扔掉。海盗最喜欢劫这种船,因为背后公司不敢对驻在国和本国政府声张,只能付钱塞口。我问他喜欢不喜欢美国?他说很不错,在这里四年了,能够自力更生,也有很多钱可以寄回去给家人,打算长居,但赚够钱还是想回索马里看看家人。回去不是不安全吗?他说家里父母什么的都在索马里,毕竟还是要回去。

今天遇到的这个,看面相听口音就知道是中东人。一路上本来没什么话说,直到电台里播出民煮党全国大会上克林顿给奥巴马站台讲话,他扑哧一笑,说哎这帮政客又来了。我马上接过话茬问,你不喜欢民主党?他说民煮党是不错,08年他和朋友都是抱团投给奥巴马,但是四年来也没什么改变,现在看开了,开大会就是作秀,一个奥巴马也做不了什么。但他还是支持奥巴马,觉得外国移民还是要靠他。接着问,对罗姆尼和贡河党怎么看?他说平时跟这些人也没打过什么交道,不过觉得罗姆尼还是赢不了。我单刀直入地问,囧统选举日你会去投票吗?他说倾向于投,上次就投了;至于平时什么国会州议会选举,有时间就去,生意好的话就算了。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沉默大多数”的常态。

跟移民司机谈话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在伯利兹搭的那辆导游车司机。他可以算是移民世界的另一端,是留在本地的人。他开一辆Van载我们七八个游轮旅客去玩,一路上喋喋不休地讲着美国跟伯利兹的亲密关系:伯利兹经济就是靠美国游客,美元在这里完全通用,首都里最好的建筑物之一就是美国大使馆,伯利兹很多人都有亲戚住在美国,而且主要是Los An-Gelez ( 他发Angeles总是中间发重音,s发成z,仿佛在读伯利兹的国名Belize)。还说某年飓风打来很多人流离失所,美国直接派军机来接走了很多人到美国去,有亲戚的投靠亲戚,没亲戚的在伯利兹人社区里随便工作几年也变永久居民了,听得我们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就这么一路侃大山侃过去,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倒也不觉得闷。

不知道在外面的中国学生有多少人有跟出租车司机聊天的习惯。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在芝加哥遇到好几个出租车司机(包括这两天遇到的两个)一知道我是中国人,都会说哎呀你的英语很标准啊,似乎他们遇到的中国人(不论是哪里国籍的)说英语都有点乱七八糟;其实他们自己也就那样子,说得通听得明白就算了。至少我觉得过了语言关的话,在外面跟出租车司机聊跟在国内也是一样的有趣。国家大事,本地风云,都可以在出租车司机口中听到各种信息和看法;对一个地方背景知道得多了,看风景游景点也更有感触;还可以顺便练练访谈技巧啥的。所以下次出游,不妨多跟出租车司机聊聊,随时保持发现的目光和倾听的心态,会有许多独特的收获。

转自人人网

计划中这个月末会再去纽约,上次倒是还没坐过纽约著名的Yellow Cab,这次有机会要好好找个司机侃大山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