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实用文章 > 正文

学习《心相篇》

2012年10月03日 实用文章 ⁄ 共 7536字 ⁄ 字号 评论关闭

心相篇—看透人心的千古奇文

 

五代、北宋之间,有个著名的道教学者陈希夷,就是传说中的“陈抟老祖”,他留下一篇传世之作,名《心相篇》,取“相由心生”之意,兼有佛家《因果经》的味道,与那些江湖流传的相面术不可同日而语,比曾国藩的《冰鉴》更为大气,颇有止恶扬善之功,读之耐人寻味。今原文加译文呈现,供大家一观.

徐风瑞:对照此文,心中惭愧与不及一下涌出!
心相篇

·陈希夷

  心者貌之根,审心而善恶自见;
行者心之发,观行而祸福可知。
出纳不公平,难得儿孙长育;
语言多反复,应知心腹无依。
消沮闭藏,必是好贪之辈;
披肝露胆,决为英杰之人。
心和气平,可卜孙荣兼子贵;
才偏性执,不遭大祸必奇穷。
转眼无情,贫寒夭促;
时谈念旧,富贵期颐。
重富欺贫,焉可托妻寄子;
敬老慈幼,必然裕后光前。
轻口出违言,寿元短折;
忘恩思小怨,科第难成。
小富小贵易盈,刑灾准有;
大富大贵不动,厚福无疆。
欺蔽阴私,纵有荣华儿不享;
公平正直,虽无子息死为神。
开口说轻生,临大节决然规避;
逢人称知己,即深交究竟平常。
处大事不辞劳怨,堪为梁栋之材;
遇小故辄避嫌疑,岂是腹心之寄。
与物难堪,不测亡身还害子;
待人有地,无端得福更延年。
迷花恋酒,阃中妻妾参商;
利己损人,膝下儿孙悖逆。
贱买田园,决生败子;
尊崇师傅,定产贤郎。
愚鲁人,说话尖酸刻薄,既贫穷,必损寿元;
聪明子,语言木讷优容,享安康,且膺封诰。
患难中能守者,若读书,可作朝廷柱石之臣;
安乐中若忘者,纵低才,岂非金榜青云之客。
鄙吝勤劳,亦有大富小康之别,宜观其量;
奢侈靡丽,宁无奇人浪子之分,必视其才。
弗以见小为守成,惹祸破家难免;
莫认惜福为悭吝,轻财仗义尽多。
处事迟而不急,大器晚成;
见机决而能藏,高才早发。
有能吝教,己无成子亦无成;
见过隐规,身可托家亦可托。
知足与自满不同,一则矜而受灾,一则谦而获福;
大才与见才自别,一则诞而多败,一则实而有成。
忮求念胜,图名利,到底逊人;
恻隐心多,遇艰难,中途获救。
不分德怨,料难至乎遐年;
较量锱铢,岂足期乎大受?
过刚者图谋易就,灾伤岂保全无?
太柔者作事难成,平福亦能安受。
乐处生悲,一生辛苦;
怒时反笑,至老奸邪。
好矜己善,弗再望乎功名;
乐摘人非,最足伤乎性命。
责人重而责己轻,弗与同谋共事;
功归人而过归己,尽堪救患扶灾。
处家孝弟无亏,簪缨奕世;
与世吉凶同患,血食千年。
曲意周全知有后,
任情激搏必凶亡。
易变脸,薄福之人奚较;
耐久朋,能容之士可宗。
好与人争,滋培浅而前程有限;
必求自反,蓄积厚而事业能伸。
少年飞扬浮动,颜子之限难过;
壮岁冒昧昏迷,不惑之期怎免?
喜怒不择轻重,一事无成;
笑骂不审是非,知交断绝。
济急拯危,亦有时乎贫乏,福自天来;
解纷排难,恐亦涉乎囹圄,名扬海内。
饿死岂在纹描,抛衣撒饭;
瘟亡不由运数,骂地咒天。
甘受人欺,有子忽然大发;
常思退步,一身终得安闲。
举止不失其常,非贵亦须大富,寿可知矣;
喜怒不形于色,成名还立大功,奸亦有之。
无事失措仓皇,光如闪电;
有难怡然不动,安若泰山。
积功累仁,百年必报;
大出小入,数世其昌。
人事可凭,天道不爽。
如何飧刀饮剑?君子刚愎自用,小人行险侥幸。
如何投河自缢?男人才短蹈危,女子气盛见逼。
如何短折亡身?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种种皆薄;
如何凶灾恶死?多阴毒,积阴私,有阴行,事事皆阴。
如何暴疾而殁?色欲空虚。
如何毒疮而终?肥甘凝腻。
如何老后无嗣?性情孤洁。
如何盛年丧子?心地欺瞒。
如何多遭火盗?刻剥民财。
如何时犯官府?调停失当。
何知端揆首辅?常怀济物之心。
何知拜将封侯?独挟盖世之气。
何知玉堂金马?动容清丽。
何知建牙拥节?气概凌霄。
何知丞簿下吏?量平胆薄。
何知明经教职?志近行拘。
何知苗而不秀?非惟愚蠢更荒唐。
何知秀而不实?盖谓自贤兼短行。
若论妇人,先须静默;
从来淑女,不贵才能。
有威严,当膺一品之封;
少修饰,准掌万金之重。
多言好胜,纵然有嗣必伤身;
尽孝兼慈,不特助夫还旺子。
贫苦中毫无怨詈,两国褒封;
富贵时常惜衣粮,满堂荣庆。
奴婢成群,定是宽宏待下;
资财盈箧,决然勤俭持家。
悍妇多因性妒,老后无归;
奚婆定是情乖,少年浪走。
为甚欺夫?显然淫行。
缘何无子?暗里伤人。
合观前论,历试无差;
勉教后来,犹期善变。
信乎骨格步位,相辅而行;
允矣血气精神,由之而显。
知其善而守之,锦上添花;
知其恶而弗为,祸转为福!


 

  
  陈希夷,名抟(?—989),五代,宋初的道家隐士。号图南、扶摇子。安徽亳县人。少年举进士不第,后有出尘之志,其归隐诗曰:“十年踪迹走红尘,回首青山入梦频。紫绶纵荣怎及睡,朱门虽贵不如贫。愁看剑戟扶危主,闷听笙歌聒醉人。携取旧书归旧隐,野花啼鸟一般春。”遂隐居武当山,服气辟谷,廿余年,后居华山。精研《周易》,著有《无极图》、《先天图》。其学为周敦颐、邵康节所继承发展,对宋代理学颇具影响。宋太宗极为礼重,赐号“希夷先生”。
《心相篇》是他的不朽之作,本书以“心者貌之根,审心而善恶自见;行者心之发,观行而祸福可知”为纲,阐明“心相”的理论与实践,列举吉凶祸福之征兆,寿夭贵贱之标志;均处世待人之格言,实千古不易之定论;末后劝人“知其善而守之,锦上添花;知其恶而弗为,祸转为福。”读者既可用以对照修心,防非止恶;又可用于择交观人,亲贤远佞。是修心、积德、造命的有益读物。
佛法认为,人们的身体,本是由过去种的业因,与今生父母因缘和合而来的。所以叫“报身”、“业报身”,是来受善恶业报的。一个人的相貌好丑,寿命长短、贫富贵贱等,属于“正报”。所处的社会、家庭环境、亲属子女和生活享受等,属于“依报”。依报随正报转,正报有福,依报自然丰富圆满;正报无福,依报必然贫困恶劣。由此可知,“相由心生”,有好心,才有好相;要想得好相,先应修好心。儒家所谓,
“有诸内,必形诸外。”、“内充实,而外有光辉。”和“胸中正,则眸子暸(明亮)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昏浊)焉。”均说明“心相”之理,真实不虚。
但佛法的观点不同于庸俗的宿命论,宿命论认为人的相貌好丑、贵贱寿夭都是“命中注定”的“铁板数”。佛法认为,我们今生所受用的正报、依报,并非天神赐予,而是自种因,自受果。善业恶业,唯心所造;福报祸报,惟人自召。经所谓:“欲知前世因(业因),今生受者是(果报);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可知人们时时处处是在受果报,时时处处又在种业因;只要改种业因,就能转变果报;而转变的关键就在“心”,因为“心能转业”,所以“相随心转”。
佛法从根本上揭示“相”和“命”的由来和原理,却不教人去看相、算命;因为这是舍本逐未,徒劳无益的。现在社会上许多人相信看相、算命,把自己的前程,未来的命运,都寄托在这上面,却不反躬自责,修省心地。听说自己的相好,便存侥幸心理,滋长贪欲;听说相不好,有厄难,又恐怖仓惶,生退悔心。真是自寻烦恼,有损无益。
学佛的人,首先必须深信因果,严守戒律,广结善缘,不种恶因,净化身心,自利利人。能这样做,如遇灾难、疾病等恶缘,应当深切反省,忏悔业障,不怨不尤,改过迁善,定能使恶业日消,善缘日增,转恶报为福报,化灾难为吉祥。如果环境优裕,福报丰满,应该了知富贵荣华,梦幻泡影,不贪著,不留恋;尽量布施,广结善缘,自然增福延寿,泽被子孙。我们学佛的目的是了生死,出轮回,生净土,成佛道,度众生。但是,必须从做人开始,从止恶行善下手。

心相篇—看透人心的千古奇文


  五代、北宋之间,有个著名的道教学者陈希夷,就是传说中的“陈抟老祖”,他留下一篇传世之作,名《心相篇》,取“相由心生”之意,兼有佛家《因果经》的味道,与那些江湖流传的相面术不可同日而语,比曾国藩的《冰鉴》更为大气,颇有止恶扬善之功,读之耐人寻味。今原文加译文呈现,供大家一观.

 

 

·心者貌之根,审心而善恶自见;行者心之表,观行而祸福可知。

【译文】心地是相貌的根本,审察一个人的心地,就可以了解他的善恶之性;行为是心性的外在表现,观察一个人的行为,就可以知道他的祸福吉凶。
·出纳不公平,难得儿孙长育;语言多反复,应知心腹无依。

【译文】买卖出纳不公平的人,难以得到儿女长时间的抚养;说话无信多反复的人,没有几个心腹好友。
·消沮闭藏,必是奸贪之辈;披肝露胆,决为英杰之人。

【译文】耗损别人的钱财和资源的人,必是奸贪不足的鼠辈小人;血心仗胆、极尽忠诚的侠义之人,一定是英雄豪杰。
·心和气平,可卜孙荣兼子贵;才偏性执,不遭大祸必奇穷。

【译文】一个人心平气和,可以预见他的子孙一定繁荣富贵;外才鬼才不听别人劝阻的人,不遭大祸就一定很贫穷。
·转眼无情,贫寒夭促;时谈念旧,富贵期颐。

【译文】翻脸无情的人一生贫寒,夭折短寿;时时念旧,发迹不忘故友的人,富贵绵远,长寿多福。

·轻口出违言,寿元短折;忘恩思小怨,科第难成。

【译文】动辄就讲一些不合情理、违心的话,最易折损自己的寿命;忘恩负义、记小仇的人,难以考学科第。
·小富小贵易盈,前程有限;大富大贵不动,厚福无疆。

【译文】小成就骄傲自满、目空四海的人成不了大气候;大成就而不骄傲的人,福报深厚无边。

·欺蔽阴私,纵有荣华儿不享;公平正直,虽无子息死为神。

【译文】恶行隐蔽、行为不光明的人,纵有荣华富贵,儿孙也享用不到。而公平正直的人虽没有子嗣,死后也可以做神。
·开口说轻生,临大节决然规避;逢人称知己,即深交究竟平常。

【译文】平时“为国献身、为朋友献身”的豪言壮语不离口,这样的人在大事关头、大节时刻,一定会逃掉;滥交朋友的人,即使所谓的“深交”实际上很平常。

·处大事不辞劳怨,堪为桥梁之材;遇小故辄避嫌疑,岂是腹心之寄。

【译文】能挑起重担又任劳任怨的人,一定是国家的栋梁;碰到一点小事就避嫌,不肯承担一点责任的人,怎么能重用呢。

·与物难堪,不测亡身还害子;待人有地,无端福禄更延年。

【译文】跟天地万物过不去(怨天尤人),不但引来不测之祸,还会遗害子孙;待人处事留有余地的人,会获得意外的福禄和长寿。
·迷花恋酒,阃(kǔn)中妻妾参商;利己损人,膝下儿孙悖逆。

【译文】寻花问柳、贪杯恋酒的人,家中的女眷一定不和睦;利己损人的人,一定会有不肖子孙。
·贱买田园,决生败子;尊崇师傅,定产贤郎。

【译文】趁火打劫、贱买人家财产,子孙都是败家子;尊师重道的人家一定出孝子贤孙。
·愚鲁人说话尖酸刻薄,既贫穷必损寿元;聪明子语言木讷优容,享安康且膺封诰。

【译文】说话尖酸刻薄的愚鲁人,贫穷短命;寡言少语,举止木讷的聪明人,安康富贵。

·患难中能守者,若读书可作朝廷柱石之臣;安乐中若忘者,纵低才岂非金榜青云之客。

【译文】在艰难困苦中还能坚持自己的操守不随波逐流的人如果读书、走仕途之路,一定是国家的柱石之臣;安乐中忘记安乐、有忧患意识的人,即使才学低一些,未必就不能够金榜题名,青云直上。
·鄙吝勤劳,亦有大富小康之别,宜观其量;奢侈靡丽,宁无奇人浪子之分,必视其才。

【译文】节俭勤劳的人有大富有小康的区别,关键看其人的心量;奢侈豪华的人有奇人也有浪子,关键看其人的才学。
·弗以见小为守成,惹祸破家难免;莫认惜福为悭吝,轻财仗义尽多。

【译文】不要把爱占小便宜为“守成”,贪小难免惹祸败家;不要以为爱惜财务是吝啬,惜福者往往是仗义疏财的人。
·处事迟而不急,大器晚成;己机决而能藏,高才早发。

【译文】处事沉稳不着急的,必是大器晚成的人;胸有成竹而又能深藏不露的人,必是才高而年轻得志。
·有能吝教,己无成子亦无成;见过隐规,身可托家亦可托。

【译文】有才能而不肯教给他人,自己不但没有成就,子女也一无所成;见到他人有过错,能够在暗中规劝的人,可以托身寄家。
·知足与自满不同,一则矜而受灾,一则谦而获福;大才与庸才自别,一则诞而多败,一则实而有成。

【译文】知足与自满不一样,知足的人守本分而有福禄,自满是傲慢自大,招灾是迟早的事;大才与庸才自然有区别:有实际能力的一定有成就,好吹牛的具体做事时往往一塌糊涂。

·忮(zhì)求念胜,图名利,到底逊人;恻隐心多,遇艰难,中途获救。

【译文】不顾一切地为了取胜,图名利,这样的人到底是逊人一筹;有恻隐之心的人,即使遇到艰难,也会获得帮助。
·不分德怨,料难至乎遐年;较量锱铢,岂足期乎大受。

【译文】只知有怨不知报恩的人,估计很难长寿;斤斤计较的人,也不会有大的福报。
·过刚者图谋易就,灾伤岂保全元;太柔者作事难成,平福亦能安受。

【译文】过于刚强的人,做事虽容易成功,但容易商人伤己,很难长寿;过于柔弱的人,做事不容易成功,福报平平但能安享。
·乐处生悲,一生辛苦;怒时反笑,至老奸邪。

【译文】乐极生悲,多成多败,辛苦一辈子;城府很深、不高兴脸上反而带出笑容,这种人年纪越大,越是老奸巨滑。
·好矜己善,弗再望乎功名;乐摘人非,最足伤乎性命。

【译文】喜欢自夸己善的人,功名上很难再有进步;专门挑剔别人,最容易伤害自己的性命。
·责人重而责己轻,弗与同谋共事;功归人而过归己,
堪救患扶灾。

【译文】指责别人重,批评自己轻,这种人既不能共谋同事。功劳归别人过错归自己,这种人可以拯危机解困难。
·处家孝悌无亏,簪缨奕世;与世吉凶同患,血食千年。

【译文】处家孝悌无亏的,世代福禄不尽;与世人患难与共的,永远受人敬仰。

·曲意周全知有后;任情激搏必凶亡。

【译文】自己吃亏受气、曲意周全他人的,一定有后报;任性暴烈、一意孤行的,必定凶亡。

·易变脸,薄福之人奚较;耐久朋,能容之士可宗。

【译文】易变脸的人薄福,何必与之计较呢?耐久可交的朋友,大肚能容,是值得信任、依靠的人。

·好与人争,滋培浅而前程有限;必求自反,蓄积厚而事业能伸。

【译文】争强好胜的人虽能风光一时,却前程有限;不与人争,经常自我反省的人,福德厚实事业一定能发达。

·少年飞扬浮动,颜子之限难过;壮岁冒昧昏迷,不惑之期怎免。

【译文】少年人飞扬浮动的,往往都寿不过三十岁;壮年人还鲁莽行事的,四十岁上难免有大难。
·喜怒不择轻重,一事无成;笑骂不审是非,知交断绝。

【译文】不分轻重、喜怒无常的人一事无成,不分是非、喜欢拿别人开玩笑的人,好朋友也会与之断交。

·济急拯危,亦有时乎贫乏,福自天来;解纷排难,恐亦涉乎囹圄,神必佑之。

【译文】救人于危难之中的人,有时也遭遇贫困,自有天赐福;为人分忧解难的人,虽然有时也有牢狱之灾,自有神来保佑他。
·饿死岂在纹描,抛衣撒饭;瘟亡不由运数,骂地咒天。

文章来源: 顾振琪博客www.bbgxzx.com

【译文】被饿死的人仅仅因为面相上有“蛇纹入口”了吗?是这些人不知惜福,糟踏五谷;得瘟疫而亡的人是因为运数不好吗?是这些人自己造孽还咒骂天地。

·甘受人欺,有子自然大发;常思退步,一身终得安闲。

【译文】甘心忍受他人的欺辱,后代一定发达;常退一步为他考虑,终身自在安闲。

·得失不失其常,非贵亦须大富,寿更可知;喜怒不形于色,成名还立大功,奸亦有之。

【译文】荣辱得失不动心的人,不是贵也是大富,长寿更不用说了;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功名可成,也有大奸之人。

·无事失措仓皇,光如闪电;有难怡然不动,安若泰山。

【译文】无事仓皇失措的人,福禄薄如电光雷火;有难怡然不动的人,福禄重如泰山。

·积功累仁,百年必报;大出小入,数世其昌。

【译文】积功累仁的善行必得善果,即使等上一百年,也会得善报;帮助别人多,所得利益少,这样的家道一定会数世昌盛。

·人事可凭,天道不爽。

【译文】可以凭借人事,验证天道(天理、因果报应)的准确。

·如何餐刀饮剑?君子刚愎自用,小人行险侥幸。

【译文】为什么有人走上绝路自杀呢?君子刚愎自用而失败,小人冒险没成功,都可以导致自杀。

·如何短折亡身?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种种皆薄。

【译文】为什么有人夭折亡身,作了短命鬼呢?因为是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处处都薄。

·如何凶灾恶死?多阴毒、积阴私、有阴行、事事皆阴。

【译文】为什么有人遭遇横祸,凶灾恶死呢?因为这些人多阴毒、积阴私、有阴行、事事皆阴。

·如何暴疾而殁?纵欲奢情。

【译文】为什么有人暴病而亡?因为恣情纵欲,精气耗尽。

·如何毒疮而终?肥甘凝腻。

【译文】为什么有人毒疮而死呢?因为这些人饮食上肥甘凝腻。

·如何老后无嗣?性情孤洁。

【译文】为什么有些人年老尚无子嗣呢?大多因为性情孤洁。

·如何盛年丧子?心地欺瞒。

【译文】为什么有人于盛年丧子呢?心地欺瞒——阴损事做多了,亏心事做多了。

·如何多遭火盗?刻剥民财。

【译文】为什么有人总是遭遇水火盗贼之灾呢?因为刻剥民财,损人利己。

·如何时犯官府,强梁作胆。

【译文】为什么总是有人违法乱纪?倚仗着权势、地位,胆大妄为。

·何知端揆首辅?常怀济物之心。

【译文】什么人能当宰相?常怀济物之心的人。
·何知拜将封侯?独挟盖世之气。

【译文】什么人能拜将封侯呢?有独挟盖世的胸襟、气魄的人。

·何知玉堂金马?动容清丽。

【译文】什么人能以文章博得功名呢?格局清丽,神清气秀的人。

·何知建牙拥节?气概凌霄。

【译文】什么有人能够委以重任,镇守一方?志存高远,气概凌霄的人。

·何知丞簿下吏?量平胆薄。

【译文】为什么有人只能当小职员呢?因为量平胆薄。
·何知明经教职?志近行拘。

【译文】为什么有的人靠通明经典却以教书糊口呢?因为胸无大志,行为拘谨。

·何知苗而不秀?非惟愚蠢更荒唐;何知秀而不实?盖谓自贤兼短行。

【译文】为什么有些人看着是好苗子却成不了才呢?因为作人愚蠢,行事荒唐;为什么有些人只得到虚名虚利,人生没有实际的结果呢?因为自以为很有才,且德行有亏或行动跟不上。

·若论妇人,先须静默,从来淑女不贵才能。

【译文】说到妇德女相,首先要沉稳安静,从来淑女都不是贵在才能上。

·有威严,当膺一品之封;少修饰,能掌万金之重。

【译文】有威严的女人天命大,可封一品诰命;少修饰的女人宿命大,能管理大的家业。

·多言好胜,纵然有嗣必伤身;尽孝兼慈,不特助夫还旺子。

【译文】多言好胜的女人,即使有后代也必受伤克;尽孝兼慈的女人,不但助夫还能旺子。

·贫苦中毫无怨詈,两国褒封;富贵时常惜衣粮,满堂荣庆。

【译文】贫苦中无怨言,会受到婆娘两地的褒奖;富贵还能勤俭持家,一定满堂荣庆。

·奴婢成群,定是宽宏待下;赀财盈筐,决然勤俭持家。

【译文】府中奴婢成群,主人一定是宽宏待下;家中资财丰厚,主人一定是勤俭持家。

·悍妇多因性妒,老后无归;奚婆定是情乖,少年浪走。

【译文】凶蛮泼辣的悍妇,多因嫉妒成性,晚年一定孤独无靠;卖淫为娼的奚婆,定是性情乖戾轻浮,年轻时行为浪荡。

·为甚欺夫?显然淫行;缘何无子?暗里伤人。

【译文】为什么欺辱丈夫?显然是淫行;为什么没有子嗣?暗地里伤人。

·信乎骨格步位,相辅而行;允矣血气精神,由之而显。

【译文】骨格与其位相辅相成,血色与气色互为表里,这是确信无疑的。

·知其善而守之,锦上添花;知其恶而弗为,祸转为福!

【译文】知其善而守住善道,有福之人可以锦上添花;知其恶而不去做,有祸之人可以转祸为福。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