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易经 > 实用文章 > 生活 > 正文

真实灵异故事-奶奶说茶馆店门前那条路是阴路(身边的种种,真人真事,绝不虚构)

2013年02月17日 易经, 生活 ⁄ 共 14229字 ⁄ 字号 评论 3 条

先交代一下城市背景。我住的地方,是某个一线城市的边角,就是被俗称乡下的地方,这边呢,又和另外一个城市很近,处于两个市的交界处。我爷爷奶奶那一辈,很多是划着船做小生意,从江苏来到这边安家落户。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家住的很近,只隔开一个弄堂,这一圈里住了几十户人家。走过十几米到对面马路,呃,或者叫小路。路两边一面是一家小杂货店,一面是一家茶馆店,这两个标志性的店,从我有印象起就存在了,一直到现在。茶馆店和杂货店是面对面的,在走过五米左右是坐石桥。
我的文笔不是很好,写起来有有点跳跃性,各位勿怪。
为了应题,第一个就写奶奶说的茶馆店门前那条路。
这边得说下我奶奶,拿我爸的话,我奶奶属于民间半个高人,她会算,会算哪里有金气,会看一些简单的虚病。奶奶生了五个子女,其中一个夭折,活着的依次排序是我大伯,大姑,二姑,和我爸。有一次奶奶对我爸和大伯说,你们朝东面哪里一个点挖,我看到那边有金气。(原谅我,这是我爸复述给我的,他说的含糊,我表达的含糊)我爸和大伯就傻兮兮的去挖,结果挖到了几个金榔头,金如意,还有戒指。奶奶交代谁都不能说,连爷爷都不能说,让大伯放着保管,当时大伯快二十了。后来,我大伯沾上赌博,把这些都输光了,赌博害了我大伯一家子,后面会说。
奶奶就曾经和我说过,我们这边有条阴路,就是茶馆店门前这条路,转过去就是石桥,大概类似于奈何桥,这片死的人,都要从这条路上经过再过桥。这条路说来也神奇,一年四季晒不到太阳,去杂货店买点东西都觉得冷,地上总是给人湿湿潮潮的感觉。小时候电视机还不普遍,茶馆店有连续剧看,就一直拉着小伙伴去看。有天晚上我一个人上茶馆店去看连续剧,当时大概六七岁?真的忘记了。反正不知道怎么自己回去,不知道干了什么事情,不知道怎么就糊里糊涂了。但是我看到奶奶干的那些事情,不知为何印象那么深刻,导致我后来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奶奶拿个小碗,几根筷子,碗里装了点水,嘴巴里念个不停,然后,筷子就站起来了。过了会把筷子拿起来让我哈气,之后把水泼出去,我睡了一晚就好了。听我爸后来说,我可真是害惨他了(我老爸胆子不是很大),奶奶说我撞到了在过阴路要过桥的人,要我爸连夜去烧纸,那边阴森的很,又只能我爸一个人去。把他一个大男人吓的啊。
这边有点跳跃了,时间要跳到我奶奶去世后,我爷爷快去世的时候。当时爷爷身体已经不是很好,那晚我爸陪夜。到晚上九点多,爷爷不行了,舌头直往喉咙里掉,眼见就喘不上气。我老爸急着去敲我外婆的门。外婆教他,赶快敲锅盖子,越响越好!让我老爸在爷爷房间里敲,他们就去阴路上敲,我爸说还真神奇,被他这么一敲,爷爷舌头尽然慢慢的伸出来点,能呼吸了,大伯,大姑,二姑也都敢了过来。到晚上十一点多吧,爷爷呼吸平稳,睡下了。大伯他们见爷爷睡了就也都回去。没想到他们一走,爷爷就走了。外婆说,他们当时要是不走,也许爷爷就能再多活几年。敲锅盖是吓唬来收魂的小鬼,老爸在房间里敲,把他们吓出来,外婆他们在阴路上敲,不让他们回去复命。人多,小鬼刚被吓到又不敢现身,人一走,小鬼拿了魂就走了。

 

接着说,上面说过,赌博害了我大伯一家,我就说说他们家吧。大伯和大伯母的工作都很好,大伯是港监的,就是监督来往渔船,大伯母是幼儿园老师。但是他们有个共同的爱好,害死人的爱好,就是赌博!
那是我小学三年级的一个周末,还记得当时在和小朋友玩黄沙呢,老妈急忙把我叫回去,说大伯母出事了。坐在老妈自行车后面,糊里糊涂的就到了医院急症室。急症室门口好多亲戚,堂哥哭的声嘶力竭。
事情是这样的,大伯母爱好赌博,但是上个月刚被抓一次,单位领导找她谈话了,要是还被抓,就要开除了让她自己看着办。大伯母就不敢赌了。那时候快端午节,她闲着没事做就包粽子,包好了想给6楼的送点。谁知道送上去那家正好摆了几个桌子在玩牌九。她身上没带钱,但是想看看。谁知道警察来了。把她吓的躲进房间,警察追过来,看到她(因为被捉到过几次,也算熟人了)也看到几个从这边阳台翻到隔壁阳台的男的。大概就说了如果你能翻过去我也当没看到你之类的话。大伯母就真的翻了,6楼啊,男人翻起来还困难,别说她了,结局就是失手掉了下去。当时大伯也在家,第一时间就送她去医院,在路上大伯母交代大伯,一定要照顾好哥哥。
大伯母因为骨头刺穿了身体脏器,最后抢救无效身亡。属于横死。当晚我们家全体出动,抬着大伯母的尸体就去了派出所,夏天尸体腐化很快,臭不臭我不记得,只记得大伯母的肚子一下子涨的很大,像快生孩子了一样。结局怎么处理我不知道,当时太小了,大人也不让我知道。只是后来发生的恐怖事情,让我印象深刻。
大伯家和二姑家住的很近,当时家里事情多就让我住二姑家了。二姑让我住的这个房间正对马路,以前不懂,就觉得怕,怕的不敢睡。有一晚老妈和我一起睡在这个房间。老妈梦到了大伯母,她说一个人寂寞,要我妈或者我奶奶两个里面去一个陪她。奶奶那个时候因为大伯母的事一下子心脏病犯了在医院急救。大家一说就知道不好了。我爸去问了司娘,我们这司娘可以看病,可以问事。司娘说,我奶奶如果能熬过冬至就没事,不过,估计是熬不过了。的确奶奶没熬过冬至,在冬至前几天去了。

 

大伯一家的悲剧还没结束。大伯母去世后,大伯还是没戒掉他们的共同爱好,赌博!赌到后来连房子都输了。那三年里,家里连去了三个人,我大伯母,奶奶和爷爷。正好老房子空出来,大伯和堂哥就住了进去。谁知道,大伯住进去的第二年,一下子也去了。当时听亲戚们这样说的,人总是在冥冥之中,好像知道自己要走一样。大伯去世的前一天,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去染了个发(大伯母去世后他头发白了也不在意,反正也不打算再娶)去澡堂子洗了个澡,把自己衣服从里到外都换了个干净。(当时是大冬天,应该也是快冬至了,他家没洗衣机,洗衣服不方便,大男人家又懒)堂哥因为他把房子都输了和大伯矛盾很深。但是那天大伯还特地交代堂哥,晚上之前回来把锡箔折好。吃好晚饭还好好的,走出去谈笑风生的说买彩票,结果一下子就倒下了。

 

他们一家去了,悲剧衍生到我家。我妈有一晚梦到大伯母和奶奶,她们要拉她一起下去,那晚之后,我妈怎么就开始也喜欢赌博了!我妈本来是个会计,工作很好,福利也好,一下子疯了一样而且赌的还厉害。后来找人看了,才知道是我大伯母作怪。后面会说的。我妈之后和我说,有一次去赌钱,进了个大场子,赌的都是美金,她刚换好钱,钱掉地上,她去捡,怎么也捡不起来,后来一起的一个人帮她捡起来,开玩笑和她说着钱不是你的啊,我给你换。就换了张钱给她。回来之后我爸想想不对劲,好好一个人,怎么就开始和大伯母那样这么爱赌。就找司娘看了。司娘说,还好这个钱她没捡起来,捡起来就去了。大家想想,美金和冥钞是不是有点像?就说是我大伯母穷疯了,一直要拉着我妈重复她以前的路。这次找司娘看好之后,我妈就不赌了,不爱赌了,最多就打打麻将,问她以前怎么这么爱赌,她说不知道啊,满脑子就想赌,就想赢钱,别的什么都不想。
钱是不赌了,可是怪事还在不断发生。比如我妈晾衣服,总是会有种被人推的感觉。

 

人家不是说人倒霉的时候容易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我妈就是。她那几年被大伯母缠的运气很差。有一回,在小区里打麻将回来,差不多十二点。我家小区一半是别墅,一半是公寓,老妈想走近路就往别墅里穿。突然的看到两个大火球,也不乱跑,就在某家门前晃悠,两个火球一会大一会小,飞上飞下的,把我妈吓的啊!第二天,那家果然出事了。那家有两个儿子,死的这个刚考上大学准备骑自行车出去给自己配眼镜,刚骑到路口,一下就倒了,身体立刻僵硬掉。别人想扶也扶不起来。后来是兄弟去街上配了眼睛给他带上,才收尸回去。

 

我很迷信,家里人都说像奶奶,我爸胆子比较小,我妈又是信归信,不爱搞的性格。之后家里有事都是我去问司娘的。说这些前说几个去算命的事情。我以前有个同事,嫁了个老公是广州人,广州人都很迷信,她老公是招女婿到这边的。她说她老公家里还有个弟弟,她婆婆去算命说他老公会做别人的儿子,这是命里注定,所以她婆婆也没反对,很高兴的把儿子送上门去做上门女婿。这个同事本来不怎么迷信,出了次事故失去了肚子里的儿子后才开始相信。她有次下晚班老公接她下班,在路上发生了车祸,当时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她是个月经不准确到几个月不来都有的人。去医院做了ct,后来才知道怀孕,孩子不能要了,打掉,她说医生当时看了应该是个男孩。之后经过调理又怀孕生了个男孩。他老公提议找个人去算下。于是经人介绍找了个瞎子算命。瞎子听她报的八字,就说你这个人命好,你爸妈有了你又多了个儿子,你肯定是要留在家的。(和她老公算的刚好配,一个是要留在家的,一个是要做别人儿子的)又说,你命里当有两个儿子(打掉的是个儿子)。后来又算了她儿子的八字,说这孩子命里缺水,七岁前会破相。同事急了虽然是男孩子也不能破相啊,问有没有破解的方法。这瞎子叫她给她儿子认个干妈,名字里要带水,生肖要属老鼠。方向要朝西。我同事说找了好多年没找到眼看孩子要七岁了,有天她妈单位来了个新同事,姓沈,属鼠,家里方向住的是她家西面,就立马认了这个干妈!

 

再说一个也是这个同事告诉我的。我同事是住乡下的,她村上前阵子死了个六岁不到的小女孩,被淹死的。那个女孩也是去算过命,算命的就叫她家人忌水,小姑娘六岁前尤其要注意,过了六岁就没事。问题小姑娘家后面就是河。他家人就拿大锁和铁链把门给锁死也不许小女孩过去。那天下午就小女孩和奶奶在家。她奶奶干好活看小姑娘在午睡自己也上床去躺会。躺了会觉得怎么不对劲,跑小女孩房里找她,人不在,四处也找不到!心想坏了到后门一看大锁开着后门打开了,吓的没魂连忙叫女孩爸妈回来!女孩子被捞起来时早断气了,大人去走阴问女孩子怎么打开后门上的锁,小姑娘说有人给他钥匙,叫她过去。可钥匙只有她父母有。只能说,都是注定的,无法解释。

 

我第一次去找瞎子算命就是这个同事介绍的。当时照着她留给我的信息叫了辆黑车一路的打听,现在想来真是勇气可嘉!现在和这个同事已经失去联络…希望她有机会看到我的帖子,来找我啊!瞎子在隔壁城市(上面说了我这边和隔壁超近,就在交界处),那小镇上有两个瞎子跟的一个师傅现在都自立门户,我当时先去了小瞎子这里。这个瞎子挺年轻的,三十多岁,穿着打扮很干净,但是眼睛一看就知道有问题,我感觉他能看到一点点。我去算命是因为当时家里被去世的这几位弄的很糟,家里很不顺,想算下以后会不会好。他当时说些什么我真忘了,只记得,他教给我一个方法,说是旺宅的!花了我两百多大洋。这个让我又旺又恨的破方法,后来让我花了无数精力去补救。

 

先说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各位不要模仿。我是将近7年前做的,大概内容记得不是很清楚,肯定有不对的地方,而且真的。。。这玩意还是不要做的好。
他当时给我的方法,类似于过时节的祭拜祖宗,不过祭拜的当然不是祖宗,他说这个叫斋礼式。小瞎子给我选好了时间,叫我拿笔记下内容。时间定在两天后的下午两点多,准备好一副香烛,锡箔若干(真忘记多少了)十个一次性杯子,茶叶,白酒,鸡蛋白煮,猪蹄膀白煮,还有点糖果,对了还有五双筷子。在厨房间准备一个脸盆,里面放清水,上面放个竹篮子(我家没有,用平时洗菜可以漏水的篮子代替)上面放上自己的贴身内衣,但是不能沾湿,还有平时自己带的银器,我特地去买了个银镯子。
两点到了之后桌子对阳台方向放,一次排序,五个白煮鸡蛋,蹄膀分五分,糖果分五分(看官,猜到为什么分五分没),一次性杯子两个一分的分成五分。一个杯子先空着,一个杯子放茶叶,但是不要倒水。我家的小放桌差点放不下。点燃蜡烛,没过几分钟往空杯子里倒白酒,到足几次我记不清了。一边倒一边嘴巴里念,我诚心为你们办一场斋礼式。这些都做完以后,就到厨房间去烧锡箔,他给我分好了,谁谁一分,其中我记得有灶君,有本地菩萨,还有门神,还有什么娘娘的。。。最后就是。。。。五鬼。。。。
当时真没想到,这是供五鬼的,我以为主角是灶君,什么娘娘的。就是旺宅而已

 

做完这些以后,东西全部扔河里,贴身内衣压枕头下面三天,连银镯子一起,三天后开始佩戴,不可以离身。
要说效果,真的是超明显。当时我没工作,找了很久都找不到。(我文凭不好,中专文化,高不成低不就)在第三天,有个招聘会,一下子找到了份很好的工作,7年前,工资两千多一个月。而且不累,办公室里呆着基本没活。我老爸当时没工作,老妈在好德上班,平时都喜欢打小麻将,那之后,他们打牌别提有多旺,打五毛钱的小麻将,可以赢两三百,弄得别人以为他们出老千。
旺了多久呢,一个月超出一点,突然有天,老爸回来说,你上次弄的那个什么,要不再弄弄,这几天麻将老输。我嗤之以鼻,还说他呢,你就心里作用。又过了半个月,莫名其妙,我这份很好的工作,没有了。其实我也觉得这单位该开除我,我根本什么活都没,连复印都不需要。上班的这一个半月,全单位最米虫的就是我了,不知道当时招聘会为什么要把我招进去。
失业后,家里更是怪事连篇。不知道各位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睡的好好的,感觉有人在看你,或者是把你叫醒,莫名的醒来了,心里超级害怕。尤其是,每天都是3.20啊~疯了,每天如此,睡的很香的呢~不想尿尿不口渴不肚子饿,就是感觉有人在叫,盯着我看,心里很怕很毛。醒了之后就立刻开灯。就感觉床边站着个人来的。

 

后来家里就养了只狗~花了六百买的贵宾。表问我哪里买的这么便宜,600能是纯种的么。不过那时候不懂,听说黑狗镇宅,买了个黑贵宾。兴高采烈的抱回家,各种爱护,取名叫钱多多。打有了它以后,它就负责陪吃陪睡,我每晚依旧开灯睡觉,依旧3.20准时醒醒,但我心里就感觉不怕。
养到第二个月,我悔了,这破狗胆子比我还小。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就上当中房间玩电脑,破狗不敢自己呆客厅。有次我正好看到它盯着客厅某个地方看,脑袋转来转去看,看到后来呜呜的找我抱。好多次,我看过去是空气,这家伙却脑袋来回转看的很认真。看好就呜呜的叫。
我也没敢和爸妈说,我爸胆子小,阳火轻,我妈也会怕。就和同事说,这个同事刚好有个姑姑是做司娘的,她说要不带我去看看。我就去看了。她姑姑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莲花。真的叫莲花,身份证上都是这么写的。
那时候莲花阿姨看起来还认真,现在。。。我感觉她是懒得上堂呢,还是没办法上堂。先说那时候的事情吧。
阿姨住乡下,在后院僻出两间屋子,一间供放菩萨,一间供放关公(她说叫干爹)。她问了我家住哪里,就叫我不要急,她给我看看。上堂之后她会打嗝,就听到她嘴里念,好可怕,怎么这么多,吓死了之类的话。
过会她张开眼睛对我说,你家怎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还问我会不会做春梦(汗,真的有,感觉特真实)说连狐狸都有。她说,你家死掉的几个真的是坏,自己来捣乱不够,还带别的东西来捣乱,不过也不对,她们招不来这么多,你家怎么这么多,问我是不是干过什么。我就把斋礼式的事情给说了。她说这就对了。你家,现在群英荟萃啊,一到半夜三点多就开始出来,折腾一个多钟头在安静。她说有办法治的,别急,一点点来,先把这五鬼给赶走。
解释一下她给我说五鬼的事情吧。她说,这个斋礼式呢,原则上是做一次可以旺,但是我家是坟上有问题,这些至亲出来捣乱,除非每隔49天就做一次,但是五鬼越养越大,越做也是效果越差。而且瞎子让我法式结束后把写的纸一起烧掉了。我也没办法再做,再做就又要找他。弄的我家现在乌烟瘴气,乱七八糟的东西多。我说我还有养黑狗镇宅。她笑了,现在的宠物狗能有什么本事,养就养个好玩。

 

她让我先给菩萨磕头,磕头的时候先自报家门,还要求一下。菩萨这边磕好再给干爹磕头(就是关公)也是要自报家门求一下。都好了以后去烧锡箔。我烧了三十块的锡箔。她给了我两道符,还有一点香粉。让我回去把符拿镊子夹住在装满水的脸盆上烧,让灰掉到水里,把香粉也混进去,沉淀会我们全家稍微咪一点,其他就每个角落撒。尤其是门口沙发,说这群东西到半夜就聚集在沙发这边。连撒三天,三天之后在过去。
话说过,我老爸胆子小,老妈那三天里有两天的夜班,老爸怕又不敢承认,整夜的开电视。我就抱着钱多多睡,到第三天,终于一觉到天亮!
第三天去阿姨那边,阿姨还是上堂给我看了。她说现在暂时是赶走了,不过你家那些亲戚,肯定还会来,血亲,敢不走的,等她们再来再想办法,实在不行就去压坟。
应该有人会关心我看这个阿姨花了多少钱。看事情她收五块十块,赚的是个锡箔的钱。请菩萨办事要烧锡箔,这都是个心意,有条件的就多烧点,没条件的就少烧点。
现在我很少去她这边看了,一个是因为生活真的好了很多,这些事情就少接触,另个是因为她看起来没前几年这么认真,堂都基本不上,张口闭口就要我烧锡箔,越烧越多,以前客气的说烧几刀就可以,现在一来就十几二十刀,这都算少的。我想,是不是其实,她看不了了?

 

文章来源: 顾振琪博客www.bbgxzx.com

上面说过我先找小瞎子算命,有先就有后,之后找过大瞎子。不过不是我找,是我带我朋友找。
大瞎子,比小瞎子更酷,带个墨镜,看不到眼睛,脖子上有个金项链,不粗也不算细。生意比小瞎子好,打扮上来说,也是干干净净很整齐的。我陪过三个朋友去,两个去找了大瞎子,只有一个找小瞎子。后面慢慢说。
进大瞎子家的门,就感觉这家伙比小瞎子讲究多了,摆设什么都经过编排。特别是他坐的椅子,椅子下面四个角拿竹子做成垫子垫起来,不知道这个讲究是为了什么。反正他生意真的比小瞎子好。
说下我朋友的命吧~一个A一个B。
A呢,当时小孩子两岁不到,正准备离婚。A很命苦,真的是命苦。她上面还有一个姐姐,是双胞胎可惜两姐妹不合。她爸和她姨(亲姨,她妈的亲妹妹)搭上离婚,现在和她姨结婚还又生了个儿子。A的老公是江西人,收入还可以,但是不大方,是愚孝的人,认为爸妈说的一定对。A生了个女儿,对方父母不满意,还想要生儿子。A不愿意,矛盾种种,导致后来几次差点动手,于是决定离婚。A主要去算婚姻,大瞎子说她,结婚的时候不对,没办法了,要不就离婚,不离婚就会婚姻不幸。他解释了婚姻不幸的概念,说不单单是夫妻感情不好叫婚姻不幸,也有感情好的,但是事业不好,感情事业好的,身体不好,或者小孩不好。但是他劝A不要离婚,说她离了不一定能找更好的,平时多烧香拜佛,凡是都会有转机。
A最后没离婚。他老公事业还行,她工作也还行,小孩也还行,于是。。。身体不行。腰椎间盘突出,干不得一点体力活,常坐久卧都不行。最近老是和我抱怨,说自己这腰都不是自己的了,痛起来要命。现在家里活一点都干不了,小孩子也不能带,她老公问她,这孩子是你亲生的吗?她说,现在这样算不算婚姻不幸里最小的不幸了。
然后说B,B离异多年,小孩快十岁了吧。最近B的前夫一直在和B说和好。B自己也做做小生意,她很不想和好,但是又有犹豫。大瞎子说B的话,我记得比较清楚。说她是命好运不好,换句话说就是高级跑车开在泥路上。B这人吧,说她命好真的没说错,现在离婚了和父母住一起,小孩子不用她操心,她父母也把她饮食起居照顾好。现在又有了个男朋友(情人)两个人真心相爱,但是这男的没办法离婚。钱上面不愁,但是不多,事业有,但是不好,一切都马马虎虎,要操心的事情却几乎没有。然后说B离异多年的老公。说他啊,这个人别人看不出哪里不好,只有和他亲密的人才知道他那里不好,这不好还是说不出口的不好。B老公很自私,他要掌控B的一切隐私,不让她和别的男的有任何一点交涉,但是自己又在外面有姘头。大瞎子给出的结论是,不合好为好,说B的这个前夫太自私。B的确也是没合好,他前夫拿房子引诱她,说合好哇,合好的话名字就加上去,不合好我马上和别人结婚加别人名字。B没理,真没多久就加上了别人名字,和别人结婚了。

 

上面不是说了,带三个朋友去,只有一个选择找小瞎子。因为我的经历,大家都觉得小瞎子比较邪恶点,会一些不入流的东西。一般人也不爱搞这些乱七八糟的,所以决定要找小瞎子这个,肯定就有点胆大,也喜欢搞这些乱七八糟的。这个人称她为M姐吧。她在我心目中,是牛人,神人,没有褒贬的意思,我真挺崇拜她的。
M姐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她很爱她男友,但是算了很多次,都说八字不合,不会成。可是她男友能赚钱啊,长的帅啊,这样的男的怎么能轻易放弃呢。M姐想尽一切办法改。找人做过法式(我偷看到视频,法师在外地,人不能过去就全程监看),她和我说过一点细节(不过她说这个法式是消灾的,我不信。。。),说符咒寄过来之后有一道是要烧掉,找个十字路口,加上男人的贴身物品,比如头发,内裤之列的。她说法师说了,烧好之后,绝对不能回头,哪怕听到别人叫她。她说烧好,走到一半真的听到别人叫她。她为这段原本算命都说不能成的姻缘做了多少我不知道,其中一定也有自己本身的付出,不可能单靠法式,到她去小瞎子那边算的时候,这段不能成的,已经变成能成的。小瞎子说可以结婚,女旺夫!

 

M姐当然虚一口气。但是,小瞎子说了,这男的桃花旺,这是M姐找小瞎子的原因。她知道她男友桃花旺。太夸张的法式又不敢做了,做阴法都是要代价的。她改了那么多,付出的代价,我猜是一个小孩。(纯属个人猜测)当时M姐烧好符咒,没多久就莫名其妙吵闹要分手。而且当是她怀孕了,硬是回了老家,当然她男友去求,她同意合好却不肯跟男友回来。后来,小孩掉了。她要求小瞎子教她,要把男的桃花全部切断,好的坏的,通通不要。小瞎子楞了,说这怎么行,桃花是人气,是人缘,人人都有,全部切掉,不就是连朋友都没有,人见人讨厌了,这样事业生活都有影响。M姐淡定的说,我旺夫,我好就行。牛不牛,她这是做足功课了啊。小瞎子没同意,就说我给你个方法,可以淡一下,还能化个煞,你要不先试试。全斩了不太好。M姐有点失望,但还是接受了提议,先在家自己试试。临出门前,小瞎子说,要斩也可以,想清楚了再来找他。我们走了之后M姐问我,你说要不要直接试试,我哪能替她做决定,我说你要不考虑考虑。她拉着我又走回去。说要直接斩。小瞎子说,你先做好我教你做的这些,再说也不迟。
她最后有没有找小瞎子做这个斩桃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和男友结婚了,她老公在她的带领下,事业蒸蒸日上,真的,车子从宝马换到法拉利。她老公和以前朋友,都不太来往了,她老公好朋友的亲妹妹有次碰到我说,xx(M姐老公)有钱了就傲,和以前朋友都不来往,她哥也不爱找他玩,有次XX晚上打电话叫她出来吃宵夜,说也没个人陪他。M姐呢,现在也挺傲的,感觉就是贵妇,和我也不是一个档次的,偶尔问她点那个方面的问题,她特别反感,联系也就少鸟~

 

接着说我外公外婆的事情吧,虽然他们在去年都离开了我,但永远怀念他们。
外公有个很有福气的名字,叫福宝。他有过两个老婆,第一个外婆我妈都没见过,生了我大舅舅和二舅舅。亲外婆生了我妈和小舅舅。
外公八十多岁的时候,外婆去帮他问过,说大寿在90左右。大概在外公89那年吧,身体开始急转直下。我外公没什么病,身体一直很健康,每顿都吃一大碗饭,家里所有的事情都老两口自己干,不用别人插手,老花眼镜带上还能打一个下午的麻将。那次好像是人一下子软下来了,大家都赶去照顾。我妈让我上我外婆问的那个公公这里再问问,看能不能求几年。这里说明一下,我外婆找的这个公公,我们这里叫干爹,我就去过一次,和我住一个小区,就在我家前面一幢楼,前几年还能听到人家去问事公公的吟唱声。
急忙的过去敲门,开门的是公公的儿子,我说找干爹,问事。他儿子就迎我进去,公公和婆婆两口子住一个房间房间里背西面东有个小柜子,看起来年代久远,我看上去有点怕的感觉。说明来意以后公公就点上香,开始吟唱,婆婆在旁边烧点锡箔。他唱什么我一点听不懂。他打开了那个小柜子,里面是两个神像,我记得一个是那大刀的,应该是关公,一个不记得了。唱完公公就坐着不说话了,婆婆问我能听懂唱什么吗,我说不懂。婆婆就给我解释。
说你问的这个老人,大寿要到了,他老婆叫他下去呢。我说外公这个大老婆我都不认识。婆婆说,干爹给你们求了,求了三年,看造化吧。回去供一桌子菜给他大老婆,说说好话,多烧点锡箔给人家,让她别再拉了,让老人多享几年福再去陪她。
我说好的,说了谢谢就走了。这个公公这里是这样的,问事情不给钱,之后再买点蜡烛锡箔过去孝敬干爹就可以。
不过这个公公自己年纪很大,走路都不稳需要人搀扶。后来几次就不去求他,外婆说他年纪大了功力没以前好了。

 

回去供了一桌子菜,外婆烧了好多锡箔下去,外公身体没多久就康复的差不多,不过神志偶尔有些不清,有时候认不得人了。
过了几年,我外公差不多92。又一下子发病了。这次和上次不同,大冬天的,外公突然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说外面谁谁(都是死去的人)来找他,他要去迎接。外婆拉也拉不住,外公还指着门口说哪家的小孩子在哭,说墙上柱子上有金银财宝什么的。很是吓人。而且他力气出奇的大,大到我爸,我舅舅都拉不住,他要出去谁拉他就打谁动真格的打。看不行了,想办法给他吃安定片,吃了三片还没用又不敢给他多吃,都说估计这点精力用完就差不多了,这一口气吊着呢。
当时已经认识了叫莲花的司娘,我赶紧的去找她看。过去就直接上堂了,过会和我说,这个老人,快了,不过93的。然后又说,还有两个人在拉他,一个是男的瘌痢头,带着手铐脚铐,一个女的穿着灰褂子。一直在拉他要接这个老人走。我问阿姨,还能求几年吗,阿姨说难了,试试吧,成不成不知道,老人时间到了。
问好以后我没直接回家,而是去买了几条黄鳝,到河里给放了,希望放生能给外公福报。
到了外婆家里,外公还在折腾。舅舅他们把准备好的寿衣也翻出来了。我把司娘的话转达给外婆,外婆想了想说,真想不起这个瘌痢头是谁,灰褂子的是外公的第一个老婆。
那几天我们都严阵以待,都以为外公这回肯定不行了。谁知道慢慢的,外公会睡会了,没过几天又能吃能喝。就是神志比以前更不清。
后来外婆和我说,想起这个瘌痢头是谁了。外公大老婆的弟弟是在嘉兴被枪毙掉的。他就是个癞痢头

 

09年经过朋友介绍认识了W,很快恋爱确认关系相处的很好甚至认定了对方是结婚的对象,没想到当时W家里也给他介绍了一个女的。这女的家里条件很好W最后弃我选择了她。很多人看了会轻松的说,这样剑南春级的男人要来干什么分了只有好。可当事人我那时候怎么会能想通,心里多少的不甘。真想着不惜任何代价要和他一起。
那时候M姐还没成为X嫂,也还在努力中。她给我介绍了一个师傅可以做和合,让我去问问。师傅信息不说了,免得说我是托,这人挺有名气的,我百度到过他。师傅要了我和W的八字和照片先看看八字是不是合。
八字信息反馈,我和W并不合,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W这个人婚姻将会非常不幸。我的八字信息说我将来的老公会是个体格高大皮肤偏白的人,他事业小有成,可惜我不帮夫。W的皮肤很黑个子很小。我不死心啊,说一定要做,成不成不管。通过M姐,师傅回绝了我,说我做的太多不好。
如果没有后续我也不来说了,要说神奇的事情是,这点八字信息准确的很。我现在男朋友,身高183,皮肤偏白,东北人个子很大,他现在的确是有点小事业,我一点也帮不上。而W呢,和那个女的结婚有宝宝了,预产期是今年五月。可惜的是,刚开始产检一切正常,后来不知道是怎么就想着去市区的医院检查一下,一查吓一跳!这孩子有天生的唇腭裂,先天性心脏病,先天性肾病。这样的孩子自然是要不得。完全命中W这人会婚姻不幸。
我想说,很多事情都是老天安排好的,有时候失去了,不要过分苛责,失去些什么,将来会有什么,有的只是生命中的过客,过去了就让他过去,该来的会来的。

 

这是发生在我初中时候的事。当时是清明前一天,那时清明还不是国定假日,我还骑着自行车上学呢。那天和同伴一起骑车往回赶,在某个转角处我把同学叫住停下来,她问我怎么了,我说被东西挠拉!当时穿丝袜,袜子脱下一道红色的抓痕。我说谁这么缺德在路上扔钩子,硬拉着她往回走检查,一路看过去地上什么都没有!我说奇怪了,这抓痕还在呢。又检查自行车,好好的什么都没多出来。回去和大人说了,正好家里有个叔叔在他说没事,小孩八字轻往小拇指上扎个红绳子就好。老妈给我扎,我也不怕,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还有一次,就前年的事情。那是快七月半了,我这边是要烧纸过节的我到莲花阿姨这边定了锡箔,白天没空晚上问人借了电瓶车去拿。借的电瓶车大光灯坏了只有转向灯是能用。出来前阿姨特地交代我把转向灯一路开着直到上马路。她家出来有十分钟左右的路都没路灯。大家知道转向灯开着会滴滴的叫,我开了会看到有别的车子经过就关掉怕别人当我神经。刚关掉,就看到一个人,姑且称之人吧,骑着自行车,是老式带杠的那种骑过来,一手抽烟,一手玩手机。为什么说他玩手机呢,因为他是亮的,整个上半身都挺亮尤其是脑袋亮的发白,我想呢这人神经病,怎么边骑车边玩手机,一想吓闷了他另外一个手拿烟呢还点着啊!知道自己碰到不干净的东西我加大油门的开,也不敢朝他看只敢用眼角瞟,面对面经过的时候,我瞟到这人整个脑袋转过来盯着我。我不敢动硬着头皮开。开到马路上后不敢直接回家就去超市逛会给阿姨打电话问她怎么办。她说不要紧你只是碰到过路的只要没回头看他外面逛会就能回家。大家要是碰到这样的事情,记得第一是冷静别乱一乱气就散了。第二就是别好奇的盯着看,有时候倒霉了碰到大家都是过路的过去就好了。第三别直接回家,外面兜一圈,去超市这种人多的地方呆会。

 

m当时还没成x嫂呢,还在努力中。她说认识一个女的,和推荐给我做合和批八字的是师兄妹一个门派的。她说这女的原先也是感情问题找人做和合,后来机缘的找到一个大师傅帮她改命。这师傅一年只改两次命,也不知道花了多少代价。之后她就跟着师傅开始学八字算命法术法式之类的。可惜的是,她现在钱赚足了已经不帮人算了。m姐认识她的时候她还算,据说还挺准备的。这女的在淘宝有个网店是卖佛珠手串不要问我是哪个店,我也不知道了,就看过一次连收藏都没有,因为卖的真心贵,一串小珠子要好几百不过她生意很好信誉挺高的我记得。当时听的无比羡慕,想也能给我改个就好了啊!但如果改个命要好几万我也改不起哈。还是老天给了我什么样的命我就怎么活吧。这事我问过一些人,有没有改名的可能,得到的回答是大概嫌命长。所以真假就不能肯定了。

 

再说个羊婆婆的故事。这故事是以前同事给我讲的。她那边有个老司娘,别人都叫她羊婆婆。羊婆婆自己是司娘,她知道自己大寿要到了,但几乎所有老人都是这样,越老越想活。也只有我们年轻人偶尔会想爱活不活的。老太太有个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也生了个儿子。有天羊婆婆把儿子叫来说想孙子陪她住几天她这里太冷清。儿子没多想就同意了。她儿子走后,羊婆婆把孙子叫过来问孙子,你想奶奶健康长寿吗?孙子说想啊,她就对孙子说那你等会给菩萨上香,对菩萨说你想奶奶再活十年求菩萨批准,要诚心啊!孙子很听话就去了。大家猜到了吧,这婆婆是让孙子给她求命,这样求命是要代价的,后来孙子就痴呆了,听说痴呆后孙子就一直和羊婆婆住一起,直到她死后才送医院的。

 

很多朋友关心我家后来怎么样。我接着说我家的事情。
那次看好后,家里太平了很久,大概有半年左右。之后又开始闹腾。阿姨说我的小黑狗不顶事,我就又养了一条白狗。虽然也是宠物狗但是比黑狗凶多了。白狗一直和我睡。某天开始,我又感觉到怕,晚上不敢关灯睡觉。白狗原来是睡我里面的,从我感到害怕那天起它主动自觉的睡我外面的脚旁边,而且是一定要头朝外。好几次半夜被它凶醒,抬眼就看到它对着我以前一直感觉有东西在的那边的地方发出狗威胁的声音。真的很凶,边凶还记得回头看看我,跑过来舔舔我叫我别怕,回头还要凶。大半夜的,真的很吓人。我老妈又开始有晾衣服被推的感觉。我老爸更是一直做梦不断,梦到我奶奶说要接他走。我坐不住了又去找阿姨。
阿姨说不行就压坟吧。给我挑了个时间,她用朱砂写好符,让我到坟上拿泥把符压在下面,边压还要边念你们以后不许来给我捣乱不然就让你们吃官司。那天是和老爸老妈一起去的,做的也很顺利,四个符四团泥巴。压好就回家。阿姨说这样相当于让他们吃官司,他们就跑不出来,但是下雨之后泥巴就会被冲走所以压不了很久。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回了老房子,奶奶的声音特别明显,她骂我,说烧锡箔的时候老是捣,捣什么捣把她的钱都捣掉了。(各位以后烧纸的时候不能因为不燃了就拿东西捅,这东西碎了就不值钱啦)然后我问她,奶奶,现在烧给你钱你能收到吗?(以前去看,说是我大伯母很坏,把烧给她们的钱都拿走,弄的她们很穷)她说能了,那个坏女人已经被收拾掉了。然后她说时间到了,她必须得走。我就醒了,很真实的梦。那之后到现在,我家就一直挺好了。
不过我家现在人气旺的很,我没住我老公家,他住在我家。在我们买房子之前,都会一直住着。家里90平米不到,住了四个人三条狗(我婆婆又送了我们一条)每天都很热闹!阳气足了那些东西也就不敢来。

 

接着说,说的是我以前同学的事情,是真事。我以前念书的时候有个同学,她外婆是做司娘的。她说以前几十年都很正常一点会这种的痕迹都没有。直到她外公去世。去世的时候不是守灵嘛,她家大人在外面守着,她陪着外婆在里面睡觉。睡到一半,她外婆突然坐起来了嘴里咕噜咕噜的念个不停把她弄醒了,她说看到都吓人,她外婆的眼珠子四处来回打转,边转边说床底下的小鬼快出来,门口的小鬼不许捣乱之类的话。这之后她外婆就开始给人看事了。
人家都说做司娘的会隔代报。就是隔代会很苦。她就是个这样的人。她半夜总是睡不着,当时还流行听WALKMAN,是放磁带的随身听。半夜我们总有室友会听到她磁带翻面的声音,可以说她是整夜睡不着觉一直在来回翻磁带的。难道有一晚她不翻的话,也会起来对我们说昨晚又噩梦了,她总是梦到恶狗追咬她,还有蛇追她。但当时来说我和她很有缘,这个缘等下说。先说个她的真实经历。
她是住乡下的,她村上有个小女孩和她很好,但是喝农药自杀了。乡下这种事情很多,但是横死的人戾气大,听说会找替身。有一晚她刚关灯准备睡觉,就听到外面有人叫她。叫的又响又清楚,就是这个死去的小女孩的声音。她和她外婆睡一起的,她外婆叫她别管别看,关灯睡觉。她吓的要死。但还是听话的关了灯不理睡觉。外面叫了四五分钟就没声音了

我老公马子很大,人高高壮壮的,但是有时候能看到那个东西,他看到过两次。有次是清明节的前一天。我们是清明节前一天认识的,纪念日是那天就是不好。。。有的公交车前面的椅子是面对面坐的,左右两排,后面就是大大的窗户。到晚上售票员如果不把车里灯关掉的话玻璃就和镜子似的。他看到对面的玻璃上照出有个女的在笑,笑的阴森恐怖。因为笑的太恐怖,他就留心在周围看了下,结果。。。根本没这女的。。。
还有一次是快冬至了,我们出去买肉串吃。。。我恨我的馋。。。那天烤肉摊前的人挺多,老公就叫我在外面等,他去买。我就在马路边等他。头顶上有个路灯,我也不觉得怕。但是那天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脑袋重重的。老公买好向我走过来的时候,我明显看到他顿了顿,有点犹豫。回家的路上买了肉串也不吃不知道想什么。第二天他告诉我,说晚上不敢说,现在告诉你可别怕啊。他说买好肉串一回头,看到一个小女孩趴在你脑袋上,穿着黄色的衣服,挺干净可爱的。我想你半夜哪里弄来的小女孩。后来你开口叫我快点,这小女孩就不见了。。。天呐,怪不得那晚我怎么觉得脑袋很重。其实我和老公前几年溜掉过一个小孩,当时不知道自己怀孕,还上北京玩,有吃过感冒药喝过酒,最后就决定不要。之后找人做超度了。做超度这家伙和我说,他一年到头做最多的就是超度灵婴,他说不到两个月灵还没进去还好点,超过两个月灵进去之后再打掉,这些小孩就很凶猛。

 

目前有 3 条留言    访客:3 条, 博主:0 条

  1. glbzzg 2013年02月17日 下午 3:47  Δ-49楼


    • 管理员
      oliver 2013年02月17日 下午 3:49  ∇地下1层

      qjcncm

  2. pheromonoes 2013年04月10日 下午 12:04  Δ-48楼

    pllxzwfmqupsjlk, [url=http://usepheromones.webs.com/]pheromones human[/url] 1xiq3l8l, 5974 pheromones do they work [url=http://buypheromones.webs.com/]pheromones in humans[/url] kzenrai, pheromonoes [url=http://pheromone101.webs.com/]pheromones cats[/url]